被创业板处分后又来主板IPO 欣巴科技在代持上还有多

(原标题:被创业板处分后又来主板IPO,欣巴科技在代持上还有多少“惊喜”?)

近日,刚吃了深交所一记处分的上海欣巴自动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欣巴科技”)又提交了沪市主板IPO申请,距离上次从创业板撤回申报材料即将满一年。

此前,欣巴科技曾于2020年11月提交了创业板IPO申请,原定于2021年6月上会,但在上会前夕因出现“重大事项”而被上市委取消审核。而在2021年11月29日,深交所发布《关于对上海欣巴自动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金卫平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的决定》(以下简称《处分决定》),称欣巴科技发行上市文件存在信披违规行为,对欣巴科技及其实控人金卫平给予通报批评处分,并通报证监会,记入诚信档案。

根据申报文件,2015年3月份欣巴科技前身欣巴有限由朱玲燕、金卫平、李海星三人出资设立,其中朱玲燕持股65%;2015年7月份,朱玲燕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金卫平。欣巴科技在招股书及其后问询函回复、专项承诺函中均称,朱玲燕不存在股权代持情形,公司历史沿革中也不存在股份代持、委托代持等情形。而2021年6月份,欣巴科技上会前夕,深交所收到举报信,称朱玲燕所持欣巴有限股权系代他人持有,公司设立出资也全部来源于该委托人。

《处分决定》及欣巴科技创业板的申报文件中并未提及朱玲燕及其委托人的身份,而在本次主板申报文件中,这位神秘的委托人终于现身。一如银柿财经记者在《处分决定》发布后的调查推测,朱玲燕及其委托人与申通快递联系紧密,其委托人正是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的妹妹陈小英。(详见银柿财经此前报道《上会前夕被取消审核,一则纪律处分揭示欣巴科技“自打嘴巴”》)目前,朱玲燕名下所有任职企业均已处于注销或吊销状态,最新一起注销发生在2022年2月。

而在欣巴科技本次的叙述中,不仅陈小英与朱玲燕的代持关系颇为戏剧化,在上一次撤回创业板申报后,欣巴科技还“揪出”了另外三起隐藏的代持。招股书称,金卫平创立欣巴科技前身欣巴有限时,曾因自有资金有限,寻求外部融资,而陈小英与金卫平为朋友关系,拟进行投资,但金卫平不同意陈小英入股。

而后,陈小英向金卫平引荐了朱玲燕,最终金卫平与朱玲燕、李海星共同设立了欣巴有限,朱玲燕实缴的250万元出资款也全部来源于陈小英。2018年及2019年,申通快递分列公司第二、第三大客户,销售金额分别为4306.07万元和9957.13万元,占营收比重分别为8.97%和12.26%。

另外三起代持关系则发生在内部团队之间,已于2021年10月底集中还原。例如,2020年5月,公司工业智能化事业部总经理王剑以391.96万元认购了公司新增发行股份64万股,但实际上以自有资金认购的只有51.20万股,王剑同时为团队员工沈晓珺、庞久承各代持了6.40万股,代持股权实际由沈晓珺和庞久承分别出资39.20万元。

这几起代持的发生可谓把公司的脸打得“啪啪响”。在创业板申报材料中,欣巴科技曾言之凿凿地承诺“公司历史沿革中不存在股份代持、委托持股等情形”,如今看来却“惊喜连连”,同时也折射出公司在内控方面可能存在的问题。

欣巴科技的财务状况,也部分解释了公司在撤回创业板申报后急于再次申报上市的原因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6.67%,远高于同行业均值49.89%;利息保障倍数从上一年的120.33倍急剧下降至21.42倍,短期借款余额1.56亿元。

对流动性限制更大的是,公司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余额占营收比例在2021年达到了56.26%,相当于公司收入10元就有将近6元是“白条”,而这一比例在近年来也在不断上升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在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2.97次、2.35次与1.99次,从2020年开始低于同行业均值。

2019年至2021年,欣巴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.12亿元、10.36亿元与10.65亿元,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378.88万元、1.06亿元与9579.54万元。

(责任编辑:马欣)

被创业板处分后又来主板IPO 欣巴科技在代持上还有多

相关阅读:
德国经济正在走向崩溃边缘 政府使尽手段确保天然气供应 德国经济部长:俄气断供恐在能源市场引发“雷曼式危机” 德国经济部长警告能源市场或面临“雷曼式效应”!为什么?怎么办? 德国经济部长:俄气断供恐在能源市场引发“雷曼式危机” 综述:俄罗斯被排除出SWIFT系统或将使德国经济承压 欧洲能源危机当头 殃及一批科技巨头 俄天然气供应或完全中断?国际能源署署长提醒欧洲 山东能源杨家坪煤矿建设规模500万吨/年项目获国家发改委核准批复 国际能源署署长:俄天然气供应或完全中断 欧洲需做好准备 欧洲陷入能源危机 多国重启煤炭发电
上一篇:周六福三年三闯A股!能否如愿?仍然依赖加盟模式
下一篇:毛利走低、市占率仅1%,有屋智能如何度过房地产低迷